钟敲了十三下

越写越渣·青春伤痛文学风格·不会说人话·不会把人物立起来·只会扁平人物·人物脸谱化
文风不定
智商-∞
心理年龄幼儿园
不用费口舌骂我ooc,我已经在骂自己了
PS:极度渴望有小天使私信

【盾冬】资产消毁&重置计划(又名:“鲸落”计划)(2)

原角色属于MCU,ooc属于我

HE,复健

梗概:
Steve很想念以前的bucky,
资产也是。

传送门:

第一章http://shenyinxing.lofter.com/post/1ed590e2_eea276cb


(2)

资产感觉视线模糊,像是有一层帷幔罩在它的眼前。

它此时坐在Steve的哈雷摩托车后座上。

“Bucky,我们说好了每月去Tony那检查手臂的,嗯?”

车开得很快,它的头发被风乱甩着,时不时遮住它的视线。

Anthony·Edward·“Tony”·Stark,钢铁侠,塔克国际企业(Stark International)的董事长。

同时也Steve的朋友。

它想起第一次修手臂时,Tony·Stark让资产躺在椅子上,没有束缚带,他和九头蛇不一样,不会用电击,资产也不会重复失去记忆。

“他是朋友,不是任务,不是九头蛇。”

资产反复默念着,希望自己濒临报废的脑子可以记住。

但它恍惚了一会。

那次修理留给资产最后的印象是,它把Steve的朋友甩地了,那个不会强迫它咬住口塞,不会把它按在椅子上电击的人,Tony·Stark。

它不敢看Steve的眼睛。它敢肯定就算之前,资产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的表现让Steve不怎么担忧,但经过这件事,Steve肯定会认为它是危险的,它是不可控的的。

Steve会明白资产不是Bucky,也不可能是Bucky。

他会收回给予资产Bucky的名字,他会让资产回到冷冻舱内,像块肉一样被冻起来,他会销毁资产。

资产感觉自己在下坠。

它感受到地板的坚硬。

它不知道它是怎么和Steve回到家,不应该说是回,毕竟资产搞砸了一切,那个家的称呼肯定会被剥夺。

但它还是想在心里偷偷称为家。

Steve递给它一杯牛奶,它看到装牛奶的杯子在不停抖动着,好像面前的Steve也在抖动着。

后来Steve抱住它的时候,它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它自己在抖。

“我是不是要回冷冻舱了?”

它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里透出绝望。

“不,你不会被冰冻了。你安全了,Bucky。”

“我失控了。”资产强调这一点。

“你只是被吓到了,Tony没有事。能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吗?”

资产想象自己是在向管理员作任务报告,只不过这次的管理员要求它,运用语言更加人性化。

“我。”资产顿一顿,确保自己的声音里不会透露出恐慌,“我想到九头蛇。

“他们也有一把椅子,会让我躺下。然后电击,很疼。

“我会失去记忆,我不想这样。”

资产不知道它说错了什么,让Steve看上去很哀伤,像是快要被哀伤吞没了,比在飞行航母上看到资产还要哀伤。还有一些愤怒,就和有时Pierce扇资产耳光的表情一样。





摩托车停了。

资产的头发也不被风刮的乱甩,遮住它的视线。

但它仍有种视觉模糊的感觉,像是有层帷幔把它和现实世界隔绝开了。

资产跟着Steve进入Stark大厦,沉默地上了电梯。

电梯上升。

资产最近时不时有种失重感,但身处快速上升的电梯里,它却反而有种脚踏在大地上的感觉。

它突兀感觉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不是像以往怀疑是九头蛇会随时随地地冒出来,把资产重新回收,洗脑,冰冻。告诉它这就是个梦,Steve早就坠机沉海了,他死了,Steve不可能来救它了。

而是感觉世界失真。

周围的一切都像是用纸板糊的一样,呆板,死气沉沉。阳光没有温度地照下,就像九头蛇那里的灯光,如此生硬。

身边的Steve看起来像没有生命力的牵线木偶一样。

资产知道一定是自己哪里坏掉了。

可能是视力系统出问题,也有可能是充满故障的脑子。

它不知道要向谁说。

它现在没有维修人员,而且它不想回到带电的椅子上。

资产再次来到上次修手臂的地方。

“Cap,你得警告你的小猫收好他的铁爪子……我可不希望地板上到处都是他挠出的印子。维修费用你一个退休老兵可负担不起。”

资产感觉有点难以呼吸。

有可能是内疚抓住了它的心脏。

它了解到这种情况,Steve和它谈过,它对上次的事情感到内疚,人们一般用道歉表达
自己的歉意。

“我感到……”很抱歉。

“嘿,停下。我先得说一声,上次那个是我放水了。”Tony·Stark飞快地打断它。

“Tony。”Steve带着制止意味的叫了下他的名字。

“我上次完全可以把战衣召唤过来的,但那个红蓝盾的老冰棍之前一直在那碎碎念,说什么Bucky,Bucky刚脱离九头蛇掌控,不要让他紧张,不要让他感到恐慌什么的,就像个护崽的鸡妈妈。

“我只是假装,没错,假装被你甩地上。只是怕触发你回到冬兵小浣熊的模式,你懂的,关爱二战老兵什么的……总之,不要道歉,我是钢铁侠(I am Iron Man),管好你的恐慌症,伸出你的钢铁爪子让我修一下,然后愉快地再见。”

Tony·Stark又加上一句,“这次你可以另一只手拉着另一个老冰棍,我会努力忽视掉你的,cap。”

然后资产就没有再出声了。

它想说“谢谢。”

资产看到自己轻轻地说了一声,谢谢。

不清楚Tony·Stark听到了没有。

遍布全身的压迫感都被压缩成一个小石子,远远地扔向湖面,一个一个的小水漂在湖面荡起,漾起一圈比一圈更远的水花。

资产看到它平静地躺在椅子上,没有失控。

它甚至平静地向Tony·Stark道别,介于上次的情况,它毕竟做的不错。

鲸在下落着,庞大的鲸尸渐渐腐烂。一些无脊椎动物生活在此,啃食残余鲸尸,不断改变它们自己的所在环境。

资产看到它在轻声哼唱着歌。

“Two little boys had two little toys
(两个小男孩拥有着两个玩具)

Each had a wooden horse ”
(他们分别有个小木马)

资产看到Steve微笑着,带着一点怀念色彩,“你想起了那首歌。”

资产听到巴恩斯中士的声音细碎在风中“还记得,挺让人难忘的,不是吗?毕竟当时你还真的捡了两个树枝,当做木马。”

“明明是你先这么提议的。”

“我记得只有你才会干这么傻气的事。”

“How can I(怎么会),You are taking all the stupid with you(你把我们的傻气都带走了)”

“You are a punk(你这傻瓜)”巴恩斯中士说道。

“Jerk(蠢货)”

摩托车快速开动着,迎面而来的风把它的头发吹乱,但它看得清楚了。Steve坐在车的前面,低低跟着吟唱着。

“Gaily they played each summer's day
(每个夏日他们都轻松快乐地玩耍)

Warriors both of course
(当然两边都会扮演勇士)

One little chap then had a mishap
(其中一个小家伙犯了个错)

Broke off his horse's head
(他把自己的木马脑袋弄掉啦)

Wept for his toy then cried with joy
(他不停地哭着)

As his young playmate said:
(但当小玩伴说这些的时候他却破涕而笑了:)

‘Did you think I would leave you crying
(‘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人在这哭泣吗)

When there's room on my horse for two
(当我的木马能坐两个人的时候)

Climb up here Jack and don't be crying
(爬上来杰克 别哭别哭)

I can go just as fast with two 。”
(这马两个人骑也是一样快哒)

午后的阳光撒在资产身上,资产感觉很幸福,非常非常幸福,近乎微笑了起来。它从未感觉自己是在阳光里生活,生活地如此幸福……它是被爱环绕着的,被某些特别的、重要的人爱着……巴恩斯中士,Steve,许许多多它认识或不认识,记得或被遗忘的人……

不管资产现在生活的怎么样,这些爱成为祝福,成为枷锁也好,它的过去由金属手臂,苏维埃红星,嗨爪万岁决定着,巴恩斯中士的过去,Steve会帮他记得……它们会一直和我一起,塑造着我,走向没有黑暗的未来。

When we grow up we'll both be soldiers
(当我们长大 我们都去做士兵)

And our horses will not be toys
(马也就不再是玩具马)

And I wonder if we'll remember
(可那时候估计我们也都)

When we were two little boys’”
(不记得小时候了吧’”)

tbc




【盾冬】资产有片海(1)

原角色属于MCU,ooc属于我

HE

梗概:
如题

(1)

资产有片海。

很久很久之前就有了。

尽管资产经常进行意识校准,但它就是记得它在很久之前就有了。

至于确切的时间,它也记不清了。

关于这片海的最远记忆,就是它潜入目标家里,成功用小刀抹了脖子,再打开煤气,伪装成燃气爆炸的样子。

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。

资产记得,这句是嗨爪特战队某一队员说过的,可它记不清是什么情况下听到的。

经常进行意识校准的脑子就是不好,记不住东西。

它模模糊糊感觉这句话应该是对的,毕竟那位队员说完,没有被按头狂揍。

大概没有。

然后它就打算像这句话说的那样,爆炸在身后响起,一路不回头地去向嗨爪安全屋,等待任务交接,作汇报,回冷冻舱。

但它突然想起自己不是人,它就只是嗨爪的资产,和基地里那些保养很好的枪械一样,和它最喜欢的AK-47一样,只是一件设备精良的武器。

于是资产就回头看了。

它看到一片海。

波光粼粼,起伏的波浪包裹着爆炸后的废墟,一朵一朵,白色的浪花被温柔地涌起。

它看到鲸在海面上翻滚着,宽大的背脊,水花冲天。

它看到海豚在海面上跳跃着,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,勾勒出天空的色彩。

资产就这么看着,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碧海蓝天。

它突然很想说些什么,但它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,它知道什么。

把资产的记忆都翻遍了,它才犹豫地说了一声。

“Hail Hydra.(九头蛇万岁)”







(2)

它汇报给它的管理员,说它看到一片海。

“资产状况不稳定,准备意识校准。”

资产不想进行意识校准,太疼了。

但它就是一个武器,武器不能决定自己的处境。

它躺在椅子上,双手都被束缚住了,嘴里咬着口塞。

大海漫过它的身体。

没有温度的光线,通过不断起伏的波浪传播到它的眼睛里。旁边的科研人员都显得扭曲可笑。

它张开嘴巴,吐出一串串气泡。

旁边的科研人员显然没有发现这片海,而资产也没有感受到被人按到水里的窒息感。

这肯定有什么不对,资产想着。

然后意识校准就开始了。







(3)

“желание(渴望)”

“ржавчина(生锈)”

“семнадцать(十七)”

“рассвет(黎明)”

“печь(火炉)”

“девять(九)”

“доброта(善良)”

“домой(回家)”

“грузовик(货车) ”

“один(一)”

资产刚意识校准完,呆愣愣地杵在那里。

洗脑词轮过一遍了,都差点没反应过来,懵了好久,管理员都快要下令再次意识校准的时候,它才模模糊糊地把话从嘴里吐出来。

“Я жду приказание (请下令)”

但那片海还在它脑海里晃悠,波光粼粼,映照在墙上,水荇横生。

【盾冬】资产消毁&重置计划(又名:“鲸落”计划)(1)



原角色属于MCU,ooc属于我

HE,复健

梗概:
Steve很想念以前的bucky,
资产也是。


传送门:

第二章http://shenyinxing.lofter.com/post/1ed590e2_eebd6e0e


(1)

资产坐在沙发上。

它习惯于把视线投入一个虚无的点,想象着宇宙是由137亿年前一个无维度的点爆炸产生的,万物生长,万木枯萎。没有过于喧哗的声音,没有过于斑斓的色彩。记忆透过那个虚无的点,涌上它的身体,再奔腾而去,留给它一片寂静的空白。

它感到一种久违的平静。

鲸在海面上翻涌着,呼吸着。

但资产不敢放空太久,每次它失焦时,Steve总是显得有些忧郁地看向它。

所以它经常改变下视线。

资产不想让Steve担心,在它获得Bucky的名字以后。

Bucky,B-u-c-k-y,嘴唇轻碰一下,舌后部抵住软腭,声带不振动。

资产着迷地念着这个名字。好像它重复多次,资产就真的成为博物馆里的那个Bucky了。

但它不是。

“巴基·巴恩斯与史蒂夫·罗杰斯是童年挚友,他们形影不离,无论是在校园还是在战场上。”

不是它。

它就像是绝世珍宝的粗陋仿制仿制品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假的,但总有人喜欢透过仿制品,去回忆正品的精巧。

资产感到一切寂寥无声,空气中的尘埃都停止漂浮。好像所有声音都被静寂所吞噬。此刻,安静显得格外突兀,它不由得战栗,就像被束缚在平板上那种无助的感觉,浑身刺痛,它不知道这种痛苦是真的,还是电波制造出来的,身体各个关节都慢慢脱位。

“—cky!”

它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终日强光的房间里,它听到不像是人发出的惨叫,它听到周围人在打赌资产在彻底失声前会惨叫多久……

“—ucky,深呼吸,你安全了。”

我安全了。

深呼吸









细细碎碎的声音冲出静寂的枷锁。

资产眨了眨眼睛,不明白它怎么会栽倒在地板上。

它面前的是Steve担忧的神色。

“还好吗?”

“挺好的。”

Steve只是担忧地看着它并伸出手。

“挺好的。”它借Steve手的力,改变它瘫倒在地饭上的状态。

Steve依旧沉默地注视它,屋顶的灯散发出强烈的白光,但并不刺眼。

它重新回到沙发的怀抱,它想它是挺好的,只不过有点难受。

真的只有一点而已。

“操”

它用那个机械手捂住脸。

“没事,我挺好的(I’m fine)……只是(just),操……”

Steve摸了摸资产的头发,他好像理解了什么,但他没有做声,只是沉默地给了资产一个拥抱。

“操。”资产模模糊糊地嘟囔着。

它应该因为这个拥抱感到温暖、安心,仿佛之前一直在空中飘,此刻触及大地。

它此刻不在飞行航母上,周围的物品也没有下坠,它却莫名感到一种失重感。

它用血肉构成的手回抱住Steve,想象着如果是巴恩斯中士在这,会怎样。

会更好。

至少他的日程不会写满着PTSD和该死的情景重现。

Steve不会总是在暗中那么担忧地看着它,比起原因是关心流落敌营七十年的战友Bucky,资产更愿意相信问题出于资产本身,一个流浪七十年的鬼魂。

它是一个随时随地可能爆炸的炸弹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炸伤别人。

或者自己。

资产突然很想巴恩斯中士,它知道Steve也是。

最后一次白浪翻涌,鲸下沉,在波涛里跳动,在深海中沉默、沉默。

它好像看到他了。

透过玻璃的反射,它看到了。

七十年前的Bucky斜戴着军帽,歪头向它致意。

他笑了一下。

资产学着他勾了勾自己的嘴角。

它的动作显得那么生硬而机械化。

tbc